首页 > 一拳无敌又不强 > 48.不对弱者出手

我的书架

48.不对弱者出手
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  方文斌喊了开始之后,现场变得异常安静,所有人都没动手。

  很多新生都很兴奋,弯腰躬身,做足了准备,但没有人第一个发起攻击。也不说话,都在互相打量着,现场一度有些尴尬。

  韩越眉头一皱,事情不太乐观,自己好像遇到麻烦了。

  他至少看到几百个人朝自己冷笑。

  方文斌也眉头一皱,他没想到会是这样一种局面。

  怎么都不动手啊,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没血性吗?

【领现金红包】看书即可领现金!关注微信.公众号【书友大本营】,现金/点币等你拿!

  韩越朝方文斌笑了笑,带有安慰的意思。

  他觉得这样让方文斌尴尬的局面,自己是有责任的。很多人现在不出手,可能是想等自己下去。

  仇恨拉得太稳,一些高傲的天之骄子,都想找自己输出一波。

  在方文斌看来,韩越的这个笑容就显得意味深长。

  他恍然大悟,明白了造成这种僵持局面的原因。

  如果是老生的话,现在肯定都行动起来,把狗脑子都打出来了。

  但台下的都是新生,这才开学第三天,有些拘谨放不开,也是很正常的事情。

  这些新生,连身边的人都认不全,更不要说了解他们的能力和实力了。换做自己,可能也不会贸然出手吧。

  草率了,草率了!这个活动的流程安排的有问题。

  在内务部这种说一不二的部门待了太久,就容易犯这种想当然的错误。

  韩越小兄弟一定是第一时间就看清了本质吧,然后用笑容来提醒自己。

  方文斌愈发觉得自己来庆大是个正确的选择。

  自己虚长几十岁,又在内务部当了好些年的局长,但眼光还比不上韩越这个年轻人啊。

  真是枉为长者啊,自己还是太年轻,太简单,有时候又显得幼稚。

  要好好向高人兄及韩越小兄弟学习。

  方文斌的心思百转千回,楞了好久。

  回过神来,他讪讪地笑了一下。他以前不这样的,那时候都是杀伐果断,是从遇到高人兄和韩越小兄弟之后,自己才变得爱思考了。

  这是一件好事!说明进步了。

  方文斌愣神的时候,台上所有的老师,台下所有的新生也都愣着。他们看着新任校长一会儿叹气,一会儿摇头,一会儿又苦笑,完全摸不着头脑。

  但也不敢说话,这个校长可是内务部灵能事务局的前局长啊,以前的手下,各个都是煞神。谁敢得罪他?

  医疗组、控场组、裁判组都已经就位,但是这场大混战迟迟没有开始,只能在一边干等着。

  现场的局面更尴尬了。

  韩越觉得自己有义务,帮着方文斌解决这个尴尬的局面。

  顺便也解决自己一下自己的难题。

  前排几个看起来比较凶悍的新生,已经开始慢慢移动脚步,他们快要控制不住了。

  韩越有三秒无敌,不惧怕任何人,单挑无敌。动作快一点,打上十几个也没问题。

  可是足足有上百人呐,随便有个人,给自己一拳,估计就倒了。

  韩越还准备留到最后,拿回本该属于自己的药剂呢。

  所以要讲究策略。

  最好等到大家差不多分出胜负的时候,再出手,一举奠定胜局!

  于是,韩越轻轻迈出一步。

  那些个全神贯注盯着韩越的新生,神经高度紧绷,马上就做出了反应。

  性格谨慎的,以为韩越要突然袭击,猛地往后退了一步。

  “像韩越这样走后门进来,还大言不惭的二世祖,做出偷袭这种举动,也是完全可以理解的!“

  性格莽撞一点的,灵性已经蓄势待发,马上就要朝韩越的脸上砸过去。

  “韩越这种灵性潜力值为G,还是走后门进来的废物,我一个大招打过去,他就倒了吧!”

  这两种人就碰在了一起,新生队伍出现了混乱。

  电光火石之间,韩越微微一笑,喊了一声,“小心!”

  “刺啦!”

  “砰!”

  有人没收住手,超能力就用了出来。就算没有攻击欲望的新生,为了自保,也不得已使用了灵性。

  就像一颗石子丢入平静的湖面。

  空间中的灵能瞬间狂暴起来。

  火焰与冰霜起飞。

  还是有很多人,一边躲着其他人的攻击,一边死死盯着韩越,想要给他一下很的。

  他们却意外的发现,韩越竟然趁着短暂的混乱,站到了校长方文斌的身边!

  他们恨得牙痒痒,却又毫无办法,给他们十个胆子,也不敢朝着方文斌身边的韩越攻击。

  万一打到了校长怎么办?

  哎呦,卧槽,谁他么打我?

  ……

  现场更加混乱,这些人也就顾不上韩越了。

  韩越云淡风轻地站在方文斌身边,面带微笑,手心里全是汗。

  那么大一个火球,差点就呼脸上了,三秒无敌的技能差点就交出来了。

  好在自己动作快,躲到了老方这边。暂时安全,等到大家差不多分出胜负的时候,就可以出手了。计划通。

  看到场面终于朝着自己预想的方向发展,方文斌紧皱的眉头松了下来,嘴角也挂上了微笑。

  他知道这是韩越帮他解了围。那种场面下,如果还需要他去说些什么做些什么的话,那就太尴尬了。

  韩越小兄弟对于人心的把握远远胜过自己这个老油条啊。只是不知道他是怎么选中了这么合适的时机。

  一句小心,怎么就让大家,放下了顾虑,开始战斗呢?

  于是,方文斌开口问道:“韩越,你是怎么在恰当的时间,用恰当的话,让大家都动起来的呢?我对年轻人的心态,可能不太理解,你能教我吗?”

  韩越沉吟两秒,教可能不行,但我能给你编一个。

  “这个……其实很简单,现场的局势,就像一个炸药桶,看起来无害,其实只要一个火星就能引燃。”

  “大家的神经都高度紧绷,虽然没有进攻,但也都在防备着别人。我说一句小心,就能让他们擦枪走火了。”

  方文斌恍然大悟状,“你的洞察力真是敏锐,这么短的时间,就看出我的困境,云淡风轻地帮我解了围。”

  韩越心中叹气,他么的能不敏锐吗?几百个人盯着我,想要上来揍我一顿。

  方文斌又问道:“你不下去试一试?”

  韩越微微一笑:“现在还太早,没意思,等弱者都被淘汰了,我再出手。”

  方文斌觉得哪里不对。

  可是转念一想,韩越小兄弟,可是高人兄的学生,又帮自己解了围,他说是,那就是了。

  旋即点了点头。

  心中下了定论,韩越小兄弟很高傲,不想对弱者出手。
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