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一拳无敌又不强 > 30.最大的伤害,往往都来自同类

我的书架

30.最大的伤害,往往都来自同类
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  麋鹿强忍着漏气(灵能泄露)之后的虚弱与疲惫,操控柔韧锋锐的金属,将上百只凶兽的尸体拆解分割。

  天已经亮了,最后剩下那条瘸腿苍狼王的尸体。

  麋鹿停下挥舞的金属触须,他沉思了一会儿,对仙人掌说道:“这个就不切割了,完整带回去,你自己背着,注意保鲜。”

  韩越一脸黑线,他看着干瘦丑陋的瘸腿苍狼。“保……保鲜?”

  麋鹿露出疲惫的笑容,“这只苍狼的灵性太过罕见,很多机构都会对它感兴趣的。像这种具有研究价值的个体,完好的凶兽远比拆解出来的修行材料要值钱。”

  仙人掌惊喜道:“这岂不是代表着很多钱?”

  “也有可能是代表着灾祸。”

  “灾祸?”

  麋鹿叹了一口气,“像这种罕见灵性的凶兽,被买回去之后,并不不是被当成资源,制成药剂。而是用作研究。而能够负担得起灵能相关研究的,都是庞然大物,不是我们能招惹的。”

  “研究什么?”

  “研究更高效的药剂,更强大的超凡武器。”麋鹿露出一个阴森的笑容。“以及从尸体中提取灵性能力的技术。”

  “也许……还包括活体。”

  韩越觉得后背有些发凉,“这些活体的研究对象,只是凶兽吗?还是说……包括人类?”

  麋鹿用意味深长的眼神看向韩越,“你说呢?”

  “根据我掌握的信息,那些制药公司、修行协会、灵能研究所……很早之前就在进行人体实验了。”

  私猎队的人的都沉默了。

  天亮了,太阳升起,但总有一些角落是太阳的光辉照耀不到的。

  麋鹿说道:“在变得强大以前,拥有珍贵的灵性能力,也许并不是一件幸运的事情。”

  他看向韩越和楚风,“尤其是你们这样的年轻人。”

  韩越被他看得汗毛直竖,觉得自己很有可能会引起这些组织的注意。

  私猎队中的其他人也是和韩越一样的想法,他们也都认为自己年轻,弱小,以及有潜力。

  麋鹿注意到大家的情绪变化,哑然失笑,“你们也不用太担心。”

  “超凡者毕竟是社会的支柱,这些组织也不敢做得太过分。他们选取的对象,大多都是社会边缘人物。”

  “你们的生命是联邦的货币,只会用在有价值的地方。”

  其他人松了一口气,韩越却有些慌了,“社会边缘人物,这不就是我吗?边缘到不能再边缘了,就不是属于这个世界的。”

  “我的能力上限无穷大,肯定是珍贵无比。但是一天当中的大部分时间,都是个弱鸡。”

  麋鹿继续说道:“想要避免成为牺牲品或着试验品,最好的做法就是增加的自己的价值。当你活着的价值足够高,他们就不会轻易地牺牲你。”

  “或者加入跨区公司或大组织也有一定的效果。”他看了一眼韩越,“那些专门培养超凡者的大学,就是一个不错的选择。”

  “就算是搞人体研究,除非得了失心疯,不然他们也不会去找名牌学校的精英学生。”

  韩越总觉得麋鹿这是在提醒自己,这让他坚定了去庆大的决心。看来去庆大的理由除了混补贴之外,要再加上一个保障人身安全了。

  ……

  所有猎物都处理完毕,麋鹿看着庆州的方向,“我们不必与其他队伍汇合了,以最快的速度回城。”

  他顿了一下,“返程的时候,注意伪装,把脸全部遮起来吧。”

  一百多只猎物,剔除了无用的血肉组织,也有几吨重。

  没有运输工具的情况下,将这些珍贵的修行材料运回去确实是一个问题,但难不倒私猎队。

  因为灵气的影响,这个世界上的大部人的身体素质都比地球人强很多。

  而私猎队中成员又都是超凡者,除了韩越之外,各个都是大力士,肩抗几百公斤的重物根本不在话下。

  风筝还可以利用念力系的能力,帮助大家减轻一些负担。但是几百公斤的重物对于韩越来说还是难以承受的。

  好在分配负重的时候,麋鹿没有给韩越分配任务,理由是,“他昨天晚上太辛苦了。”

  韩越一脸黑线,不想承认,但是又不得不接受。

  只能雄起三秒的能力,就是无法理直气壮……

  麋鹿控制着黑色合金化成的针,使用凶兽的皮毛,为所有人都缝制了披风、兜帽和口罩。

  “虽然戴着不舒服,但我的经验告诉我,这样很有必要。”

  韩越把背包里的过期食品全部倒了出来,象征性的装了一些凶兽的骨和角。

  他问道:“要防范其他狩猎队吗?”

  麋鹿轻轻一笑,眼神中却带着一丝凶狠,“荒野上的猎物可不是特指凶兽。”

  “最大的危险,永远都来自同类。”

  麻雀补充道:“荒野上有一些人,被称为鬣狗,他们都是以打劫狩猎队为生的。”

  “他们埋伏在回城必经的路上,拦截满载而归狩猎队。这些狩猎队经过几天的狩猎活动,早已筋疲力尽,战斗力大大缩水。”

  “如果有伤员,那就更好了。”

  “我们这种没有狩猎执照的私猎队,是他们这些杂碎最喜欢的目标。即使做得再过分,也不会有官方层面的麻烦。”

  楚风问道:“可是隐藏面貌,并不能防止劫掠啊。”

  麋鹿带上皮质兜帽,将面容影藏在阴影中。“但是能防止一些灵性能力的追踪。避免他们将报复延伸到城市中。”

  他用金属藤蔓编制了一个巨大的金属箱子。

  背后的金属箱子中装满了猎物,麋鹿依然腰背挺直。

  傲然说道:“我被别人抢过一百多次,但每一次都是我赢了。”

  他笑了一下:“当然,哪怕输上一次,我都不会站在这里了。”

  “返程!”

  ……

  韩越他们小队离开几个小时以后。

  一只十来人的队伍,来到他们待过的营地。

  这里发生过一场面对上百只凶兽的战斗,即使是“小丑“、“麻雀”、“风筝”几人用火烧、风吹、水淋等能力进行了清理。仍然能看出战斗过的痕迹。

  这只队伍装备精良,配有越野车,穿着制式的服装,有统一的标识,背后还背着散发灵能气息的武器。

  其中一人向领头越野车副驾驶上的人汇报。

  “报告队长!这里发生过涉及上百只凶兽的战斗,虽然对方的反侦察意识很强,对痕迹进行了清理。但我们提取到了苍狼、云豹、恐虎兽等十几种凶兽的血液和皮肉组织。”

  “应该就是我们追踪的那只兽群。”

  那个被成为队长的人,眉头紧皱,问道:“有没有发现苍狼王的痕迹?”

  没等手下回答,他便自己说道:“算了,只要他们能发现苍狼王的价值,就肯定会整只带走的。”

  “去感知一下,是什么人,往哪里去了!”

  “是!”

  一个瘦到皮包骨头的男人,从后车下来,他的身体非常虚弱,最小号的作战服穿在身上都松松垮垮,像是长期营养不良的样子。

  他趴了下来,用枯柴般的手指,从地上抠出一块带着血肉组织的土壤。

  塞进了嘴里。

  痛苦地咀嚼,用力地咽下,然后就是剧烈的呕吐……

  他翻着白眼,浑身剧烈的颤抖,像是失了魂一样。

  他看到了韩越小队几个小时前的景象!

  醒转过来之后,就被带到了队长面前。

  “苍狼……苍狼王就在他们手里……没有官方标识,是私猎队……共有九个人……都用兽皮遮住了样貌……”

  “往北边去了!”

  队长的眉头越皱越厉害,“战斗情况怎么样?”

  “时间过得有点长……感知不到了。”

  “他们有减员和重伤吗?”

  “没有死亡,几乎所有人都有伤,但都是轻伤,能自由活动。”

  队长轻笑一声,“有点意思,我们追!”

  有人提醒道:“队长,他们在不减员的情况下,就能消灭这样上百只的兽群。实力肯定很强啊,我们要不要……”

  队长挥了一下手,“呵,再强又能怎样?经过这样一场战斗,不死也得脱层皮。”

  “我就不信了,消耗这么大还人人带伤的私猎队,能对我们造成威胁?”

  “给我追!变异苍狼王的尸体一定要夺回来。”
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