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一拳无敌又不强 > 26.每个晚上都要爆发(求推荐啊)

我的书架

26.每个晚上都要爆发(求推荐啊)
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  连续两晚的能力爆发,让韩越的精神有些萎靡。好在其他队员已经心服口服,完全不用他做任何工作。什么时候休息,什么时候赶路,都是完全遵照他的意思。

  韩越走得很吃力,队伍行进也很慢。

  他思量着,今晚还要不要再来一次?先看看能有多少收入了吧。

  韩越来到麋鹿的面前,决定直接一点,不去绕弯子了。“队长,关于这次的收获,我们大概能够有多少收入?”

  麋鹿说道:“五阶凶兽,在黑市的价格,大概都在一百万左右,独角巨蟒要高一些,遇到急需打造超凡武器的买家,可以卖到两百多万。”

  “其他那些普通的野兽,价格都不值一提。到目前为止,这次狩猎活动的总收入能达到三百万。”

  韩越凭借九年义务教育的良好基础,马上就算出了每个人的大概收入。

  麋鹿作为队伍的组织者和出城渠道的掌控者,抽取百分之三十。剩下大概两百七十万,就算平分的话,韩越和楚风也能够获得至少五十七万的收入。再算上贡献度的话,七八十万应该是有的。

  韩越砸了咂嘴,“还是超凡者挣钱快啊,这差不多是自己在便利店打工二十年的收入了。”

  不过还是太亏了,如果还有下次的话,和楚风两个人单独行动,收入翻倍应该是没有问题的。

  没有出城渠道,就要受人盘剥啊。

  这时麋鹿小声说:“这两只凶兽都是你和楚风两个人击杀的,按照贡献度来说,你和楚风的收入应该最高的。但是这样就会影响其他队员的收入了。”

  “麻雀的父亲在探索空间裂缝时受了伤,半条命都靠药剂吊着。仙人掌的儿子马上就到觉醒的年纪了,需要准备大量的觉醒辅助药剂。其他的队员也是差不多的情况。”

  “如果不是缺钱的话,谁会参加私猎队呢。”

  “所以我的想法是,尽量保证其他队员的收入。”

  韩越挑了挑眉,但没有说话。

  麋鹿继续说道:“但是这样的话,对你和楚风不太公平。所以我的想法是,将我作为组织者的分成,全部收入的百分之三十,补偿给你和楚风。”

  韩越没想到麋鹿会有这样的安排。不是说私猎队的人都是眼中只有钱的亡命之徒吗?

  他问道:“那么出城时候,付给安然的钱呢?”

  麋鹿的眼神无限温柔,“这部分我来出。”

  韩越惊讶了,他看向麋鹿真诚的眼睛,心道,你这哪里是什么私猎头子啊,是大慈善家吧。

  还是说舔狗都是善良的?

  韩越心中盘算了一下,这样子算的话,大概就是一百五十万了。

  这笔钱对于韩越来说是一个大数目了,毕竟几天前还在便利店打工的他,月薪只有三千块。

  但是对于韩越来说,恐怕还是不够。

  韩越出城之前,已经了解一些通过给学校缴纳高额赞助费而获得入学资格的渠道,收费都是天文数字。

  “红石高等教育咨询公司,这名字听起来就高大上。应该是类似于万恶资本主义的那种合法腐败的路子。又是基金会,又是杰出校友推荐的,听起来就很贵啊。”

  韩越打定了主意,在返回澜海之前,每天晚上的活动都不能停。不就是第二天腰酸腿软吗?忍了!

  ……

  又到了晚上。

  麋鹿迷迷糊糊得听到凶兽的嘶吼声,迅速清醒过来。

  大喊一声:“战斗准备!”黑色的金属触手从背后伸出……

  算了,不要伸出来了。

  前几次都没有看到韩越和楚风两人的战斗场面,麋鹿赶到有些遗憾。

  作为实力不俗的五阶超凡者,资深的私猎队大佬,麋鹿见多识广。

  厉害的超凡者他见得多了,但战斗这么快的,他真是没见过。

  连防护都没有做,就急忙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急奔而去。

  “一定要看一下他们是怎么战斗的!”

  麋鹿将速度提升至极限,像是少年时在夕阳下的奔跑一般。

  等他赶到的时候,恰好看到韩越微微侧过了身……

  楚风想要开口说话……

  麋鹿:?????

  我都这么快了,一秒钟的时间都不敢耽搁,我都这样了,还没有赶上?

  你的能力是超光速吗?

  灵能领域的战斗,不都应该是试探、隐藏、欺诈和反制吗?

  不都是要摸清楚对方的能力特点再全力出手的吗?

  你的实力就强大到这种地步吗?每次出手都是秒杀?

  麋鹿觉得自己的认知都要崩塌了,几十年来的经验似乎完全起不到作用。

  从来没见过你这样战斗的啊!

  从听到声音,到结束,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好不好!

  他心中有着无数的疑问,但还是没有开口。直接打听对方的灵性能力,是修行者的大忌。

  他侧过身子,看到了地上已经没了气息的凶兽,是一只狼虎兽,四阶,不好对付,但不如前两天的恐虎兽和独角巨蟒。

  其他私猎队员也已经赶到了。

  看着眼前熟悉的一幕,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来表达震惊了。“果然是探不到底的深渊。”

  没有人说话,只能听到风吹过的声音,麋鹿想打破这个沉默。

  他讪讪地问道:“韩越兄弟的战斗,一直都是这么快吗?”

  韩越点头,“速战速决,是我的个人习惯。”

  ……

  私猎队开始返程了。

  韩越连续三天收获价值不菲的猎物。这次的狩猎行程荒诞又怪异,但收获还算不错。

  队员们基本上没有出力,就有了不菲的收入预期。

  楚风说这种方式就叫做躺赢。

  队员们都感觉到一丝歉意,做起饭来就格外卖力。

  韩越赞不绝口,觉得这次狩猎活动最大的收获,就是吃到了这么好吃的烤肉……

  狩猎行程的第四个夜晚。

  麋鹿迷迷糊糊中听到凶兽的嘶吼。

  经过韩越的几次秒杀事件,所有队员的警惕性都下降了很多,显得有些懒散。

  “又是韩越兄弟在搞事情吗?”

  麋鹿睁开眼睛,看到了对面帐篷的韩越。

  他愣了一下,然后直接跳了起来。

  “这不是你在搞事情?”

  “这是上半夜,还不到我守夜的时间呢,怎么能搞事情?”

  远处传来沙沙的声音,四面八方都响起了凶兽的嘶吼。

  韩越和麋鹿四目相对。

  不约而同地骂了一句,“卧槽?”

  
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