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1.该上岸了
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  私猎队的一行二十几人分成了三个小队,朝着不同的方向,向荒野更深处走去。

  韩越和楚风所在的这一队有九人,麋鹿亲自带队。

  按照麋鹿的指挥,九个人分成了三个小组,排成了三个三角队形,为了便于接应,每个小组之间都保持合理的距离。

  “倒三角、疏散队形、分队配合、小群突击,这分明是穿越之前那个世界中大名鼎鼎的三三制战术的雏形啊。这个麋鹿还是有点东西的。”韩越暗中思量。麋鹿很热心,一直在韩越和楚风的身边,向他们讲述在荒野中狩猎的知识。

  在荒野中狩猎的主要目标,就是那些在灵气影响下获得一些灵性的野兽。这些野兽在获得灵性能力同时,性格也变得更加凶残,所以被统称为凶兽。

  这些凶兽的骨肉皮(韩越觉得这个说法很奇怪:),血液毛发,都是制作修行相关药剂的重要原材料。

  凶兽的灵性与人类一样,来自于偶然的觉醒,无法通过遗传获得。凶兽与同类的野兽之间也没有生殖隔离,从本质上来说还是同一种生物,相当于超凡者与普通人的区别。

  凶兽很难大规模的繁育和饲养。数不清的公司和组织,无数次地尝试激发或者说触发灵性的觉醒,将野兽转化为具有灵性能力的凶兽。但都以失败而告终。

  由于原材料无法大规模地获取,只能依赖于狩猎这种原始的手段。所以修行相关的药剂和消耗品都异常昂贵。

  官方狩猎队,在执行狩猎任务时,通常都会配备越野车和各种全地形装备。

  但是像麋鹿他们这种从下水道出城的私猎队,自然不可能有车。因为要背负猎物的原因,连随身物品都要尽量少带。

  一些私猎队甚至除了武器之外,就不带任何东西,食物和饮用水全部都是就地取材。

  而麋鹿的私猎队就是这样。

  韩越他们的小队,此前已经在荒野中行走了几个小时。差不多到了休整的时间。

  麋鹿吩咐一名拥有感知异能的队员观察四周。

  确定周围没有危险之后,麋鹿宣布:“大家休整一下,吃点东西。”

  听到这句话之后,韩越从背包中掏出一个塑料袋,里面是8-12经理赠送的临近保质期的食品。

  “还好,没有进水,安然的气泡帮了大忙。”

  韩越递给楚风一包饼干,

  突然间发现周围的人都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。

  “给你们一点?”他掏出一个面包,递到麋鹿面前。

  麋鹿一时间愣了一下,然后说道:“韩越是吧,谢谢你的心意,但这个不是属于狩猎者的食物。”

  他微微一笑,那些不知道被他藏到哪里的金属触须再次出现,张扬地飞舞,化作黑色的锋利刀锋,插入身前成堆的野兽。将皮毛、骨骼、内脏完整地剔除。

  精肉被切成小块,整整齐齐地排在一起。

  一个代号叫做“仙人掌”的队员,使用他的水系能力,将肉块清洗干净。血水直接蒸发在空气中,没有留下一丝痕迹。

  “风筝”是一个念力域的能力者,他打了一个响指,收拾利落的肉块,就漂浮在空中。

  那个给大家炙烤衣服火系能力者,控制火焰将肉块完全包裹。

  一切都是恰到好处,几人像是配合过很多次,非常默契娴熟。

  韩越和楚风看得目瞪口呆。

  楚风是惊讶于这些人对于灵性能力的精准操作,尤其是麋鹿控制流动的金属给十几只野兽同时扒皮剔骨的操作,简直是神乎其技。

  而韩越想的却是,这刀工,这火候,你们几个是厨子出身吧?不去开一个烧烤店都白瞎了这一身技能了。

  不一会儿,肉香就传了过来。“麻雀”使用操控空气流动的能力,将烤肉的香味笔直地往正上方的天空吹去。

  只要不是大型猛禽恰好经过这个狭小的区域,这顿荒野烧烤就不会引来野兽和凶兽。

  “太专业了!这是连作案现场都给清理地一干二净。”

  韩越彻底折服了,连油烟机都有!

  这种将超能力开发成烤肉技术的精神,配得上由衷的赞叹!

  听到韩越的称赞,麋鹿负手而立,像是击败了高阶的凶兽一样,眼神中充满无限荣光。“别的我不敢说,单论伙食,没有任何一只狩猎队比我的好。官方的王牌狩猎队也不行。”

  韩越一脸黑线,这又有什么好骄傲的?

  肉烤好了,“麻雀”又掏出一小包佐料,轻轻一挥,就飘散开来,全部附着在烤肉的表面。绝对均匀,绝对入味,没有浪费。

  “麋鹿”招呼了一声开饭了,“麻雀”就控制外焦里嫩香气扑鼻的烤肉,飘到了每一个人的嘴边。

  韩越感叹,这真是超能力改变生活啊。

  ……

  壁垒上的金属城门再次打开,一列火车驶入城市。

  黑色的火车。通体覆盖厚重的装甲,没有车窗。车厢顶部布满尖刺与利刃,车厢的两侧都装有十二对铰接的支撑腿。

  这列造型狰狞的火车,此刻看起来却非常残破,黑色装甲破损严重,有腐蚀和灼烧的痕迹,甚至还有牙印,尖刺和利刃大部分都已折断。停车时用来加固车身以抵抗凶兽冲击的油压支撑腿也都断裂,褐色的机油顺着钢轮洒在铁轨上。

  车厢中,方文斌右手托腮,眼睑低垂,显得很疲惫。

  这此任务虽然成功了,但牺牲很大。他已经有些厌倦了。放到以前,他根本不会在意牺牲和代价,只要能够完成任务,他什么都愿意接受。

  但是现在不同了,他会想,如果是高人兄在场的话,这些兄弟都会安全回来的吧。

  方文斌双拳紧握,进入内务部二十多年,他以为自己早就磨练出了铁石心肠,可是现在为什么会这么后悔,为什么会这么软弱?为什么会长长想到那些牺牲的队员的家属和子女?

  自己还是太弱了。如果有高人兄十分之一,不,百分之一的实力,就不会有那么大的牺牲了吧。

  这几年一直忙着执行任务,修行实力寸步未进,最近这段时间每天与高人兄交流,获得很多启发,隐隐中有了突破的迹象。

  做了这么长时间“湿活”,也该上岸了。

  
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