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一拳无敌又不强 > 19.黑暗中的怪物

我的书架

19.黑暗中的怪物
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  安然伸出洁白的素,打了一个响指,密闭的空间中传来一阵阵的咳嗽声。

  这些无辜挨揍的围观群众,他们弓着腰,终于呼吸道了下水道的空气。罩在头上的薄膜开始充气,逐渐扩大,变成了直径两米左右的巨大气泡。

  巨大气泡轻轻飘起,顺着下水道主干网潺潺的水流,飘向黑暗的深处。

  韩越恍然大悟,原来她的能力还有这种作用,怪不得说她是下水道的掌控者,在这种恶臭的水中游上三公里,可就要了老命了。

  他突然发现,罩在自己身体周边的气泡,充气增大到直径一米五左右就不再变大了,气泡的薄膜还异常坚韧,不会随着姿势的改变而变化形状。

  韩越是站也不是,坐也不是,只能用一种难受的姿势,半弓着腰。

  声音能够透过气泡的薄膜,韩越听到了楚风的声音。

  “怎么你的比别人小?”

  韩越也很纳闷,他抬头看向站在岸边高石上的安然,“是啊!为什么我的比别人小?”

  安然轻笑道:“你不是擅长研究吗?那你猜猜看啊。”

  二十多个气泡,顺着水流,飘向城外的卫河,在橙色强光手电灯光的照射下,像是一串珍珠。

  气泡隔绝了恶臭的空气和肮脏的污水,行进的过程中也不用出力,顺着下水道漂流就可以了。如果不是气泡太小伸不直腰,韩越觉得这个出城费用花的还是挺值的。

  黑暗中再次传来楚风的声音。

  “哥,我又想起了你说过的一句话。”

  韩越:“什么话?快说!”

  楚风:“正义也许会迟到,但绝不会缺席!”

  韩越:??????

  我把另一个世界上风靡社交网络的励志名言三百句、心灵鸡汤一百篇、刷爆朋友圈的二十条金句……一一传授给你。

  你就这么拿来形容我?!

  就连麋鹿都轻声失笑,他说道:“哈哈哈,从来不会缺席!说得好!”

  “想当初,我第一次见到安然的时候,也是被她这样捉弄过……”

  韩越甚至在他的声音中听出了怀念和回味。大哥你没救了!

  “哗,哗,哗。”

  拍打水流的声音,由远及近。

  在昏黄灯管的照射下,韩越看到水下一个巨大的黑影正在急速游动。

  “卧槽!这是什么?”

  巨大的黑影在灯光下若隐若现。

  麋鹿随便看了一眼,就解释道:“不用惊慌,这是下水道中的猎食生物,大概是变异塘鲺的一种。”

  “安然的气泡很结实,是咬不破的。”

  塘鲺,这不就是鲶鱼吗?这个世界的鲶鱼能涨到五米多长吗?你这解释也太敷衍了吧?

  巨大的黑影一直尾随在韩越的气泡后面,露出长有骨刺的脊背。

  韩越疑惑地问道:“是吗?那它为什么一直跟着我?”

  麋鹿似笑非笑,“没关系,它尝试几次之后,发现吞不下,就会放弃的。至于它为什么跟着你。”

  他强忍着笑意继续说道:“可能是你的比别人小吧。”

  韩越:“卧槽?”

  一张血盆大口在他身后张开,露出一排稀疏的利齿。这只奇怪的鱼形生物,竭尽全力想要连带气泡将韩越一起吞下。

  韩越的气泡比较小,但直径也有一米五,明显超出了它的嘴巴张开的大小。

  气泡隔绝了气味,但这样一个张开的血口,还是带来了巨大的压迫感。

  麋鹿的声音再次响起,“安然的教训不会轻易结束,这也是她惩罚的一部分。”

  韩越心中一声卧槽,这大鲶鱼也在你的计划之中吗?

  怪鱼想要闭合血盆大口,却只能够咬住气泡边缘的一部分,有着强大咬合力加持的利齿也无法穿透气泡的薄膜。气泡稍微变形,从怪鱼的巨口中挤了出去。

  就这样,怪鱼不停的追着咬,坚韧的气泡不断地被挤压变形,向前滑动。

  韩越觉得自己像是坐在被海豹顶着的皮球中。这种体验虽然新奇,但却有些难受。

  他问道:“没有什么办法处理一下吗?”

  麋鹿说道:“没有,安然的气泡只能等它自行破碎,强行冲破的话,这样的环境中,没人能撑到出口。”

  “放心吧,被下水道怪物追逐,可不是每个人都能享受的待遇,只有获取她好感的人,才能享受到的捉弄。”

  他的语气中带着回味,“想当初……”

  韩越一脸黑线,你管这种体验叫做享受?真是舔狗不得house啊。

  ……

  怪鱼尝试了几次之后,就放弃了,潜入了漆黑的臭水中。

  恶臭的城市下水道中有着数量庞多的变异生物,变异老鼠、巨型蟑螂、剧毒的蛇、以及各种稀奇古怪的嗜血昆虫。

  庆州市内的生存空间有限,普通人的居所逼仄狭窄。变异后的鼠蚁蛇虫经常钻出下水道,进入普通人的家中,堂而皇之在屋内乱窜,糟践食物,损坏家具,伤害人畜。

  庆州市居民被折腾得苦不堪言。为了捕杀害虫,人们耗费了大量的钱财和精力。杀虫剂、捕鼠夹,这些东西遇上变异锯齿鼠和巨型蟑螂就起不到丝毫的作用了。

  普通人那毫无战斗力的异能特性,难以独自应对变异生物。而雇佣专业捕杀队伍的费用,又远远超出了普通家庭的承受范围。

  这里长大的人,很多都有过这样的经历。年幼的自己躲在父母怀中,眼睁睁看着凶残的锯齿鼠吃光家中存粮之后扬长而去。

  有人说过这样一句话,未曾在半夜被老鼠咬醒过的人,不足以语人生。

  ……

  在漆黑恶臭又生意盎然的下水道漂流了接近四十分钟。

  韩越看到前方通道中的光,起先是一个小点,然后越来越明亮耀眼。

  出口到了,下水道从地下穿过半座城市,越过高耸的城墙壁垒,将在这里汇入绕城的卫河。

  但是现在还无法通过,一个巨大的合金栅栏挡在了他们面前,将城市下水道和卫河隔绝开来。

  组成栅栏的金属条幅直径有十几厘米,看起来就坚硬无比,即使泡在腐蚀性很强的污水中,也没有锈蚀、形变的情况,上面也附着生物的存在。

  麋鹿沉稳的声音中带着些许得意,“到我上场了,如果没有我,安然的能力再强大也无法将大家送出城。只有我和安然配合,这条出城的路线才算完整。”

  韩越无语,你好不容易有一个高光时刻,不要说这种话行不行?

  麋鹿伸出一只手,穿过气泡,触摸在合金栅栏上。

  黑色合金开始融化扭曲,坚硬无比的金属栅栏中部出现一个巨大的孔洞……

  等所有人都从孔洞漂出去之后,麋鹿打了一个响指,黑色的金属像是有了生命一样,蠕动着聚合在一起,隔绝城市内外的下水道栅栏回复了原貌。任谁也看不出这中间曾经,裂开过一个巨大的口子。

  韩越在心中暗暗叫好,强力啊!能够融化和控制金属的能力,控制金属变形之后,还能使其复原……
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