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一拳无敌又不强 > 11.从不相信解释

我的书架

11.从不相信解释
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  韩越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,这个眼镜男不对劲,他似乎是带着某种目的在接近杨哥。

  从衣着打扮和举止气质来看,这个眼镜男应该算是个人物。

  那么为什么他对着杨哥还是一副讨好的样子?

  韩越陷入沉思,难道杨哥的来历不一般?

  他就是小说中那种陪在主角身边,看着邋里邋遢,窝里窝囊,但是非常牛逼的人物?给主角带来机缘,引领主角走上一条非凡的道路?

  韩越上下打量着杨旭日,他正在和眼镜男交流男性养生秘诀。

  这个杨哥不算窝囊,只能说是普通。

  偶尔有点猥琐,但是很整洁,这是因为杨嫂爱干净,他不洗脚就不让进房间。

  他也不酗酒,这是因为杨嫂掌管经济大权,他连酒瓶都买不起。蚁灵神都是攒了好久的私房钱。

  想到这里,韩越在心中吐槽一句,真是无话可说啊,攒了几年的私房钱,第一个要买的居然是这东西?

  ……

  韩越叹了一口气,看起来杨哥不像是主角的启蒙人角色。经过几个月的相处,他已经对杨旭日颇为了解,没有在他身上看出什么不寻常的特点。

  杨哥平平无奇,和无数个被生活压弯了脊梁的中年男人一样,对于世界来说不值一提,对于家庭来说却至关重要。

  方文斌倒吸了一口凉气,不过是短暂的闲聊,他就看到了杨旭日身上无数的闪光点。这是睿智的灵魂在生活中磨砺出来的技巧,这是属于中年人的智慧!

  他竟然知道贝类有益于男性健康,韭菜可以提升能力……种种中年男人必备的小知识。

  还传授给自己,豆干与花生同嚼有火腿味道这种独门秘籍!

  方文斌越来越佩服眼前的高人,真是杀的了妖兽,入得了厨房。

  杨旭日也对方文斌充满了好感,有礼貌,说话有好听,还一直恭维自己。

  ……

  这正是午饭过后的时间,便利店没什么顾客,是属于店员的闲暇时光。

  杨旭日和方文斌像是两个多年未见的好友,聊得火热。

  这时,一个死鱼脸的男人走进来。看到百无聊赖打瞌睡的韩越,以及和客户聊天的杨旭日,脸色更显得难看。

  他走到柜台前,狠狠地锤了一下桌子。怒吼道:“杨旭日!上班时间聊天?!”

  此人正是8-12连锁便利店南城第39号分店的新店长,是韩越和杨旭日的上司。

  方文斌正聊得开心,他记不清自己有多久没有过这样畅快的聊天了。可是这高质量的灵魂交流,居然被人给打断了?

  他作为特别行动组的组长,在灵能事务局属于前几号人物。本身的实力在澜海市也是数得着的。

  已经很久没有人敢在他的面前拍桌子了。

  金丝眼镜后面的双目眯了起来,方文斌嘴角微抿,他准备发飙了。他不允许有人打断他和高人之间愉快的对话。

  他正要开口,余光瞥到了用左手挠头的杨旭日,硬生生把怒斥的话语憋了回去。

  这是高人兄的事情,先看看他怎么处理,不能影响高人兄的正常生活。

  杨旭日讪讪地笑着:“黄店长,现在不是没什么顾客嘛,我们就聊了几句,下次一定不会了。”

  听到高人兄谦卑的话语,方文斌脸上写满了疑惑,大哥,你是击杀妖兽保护城市的英雄啊!就算要体验生活,也没必要这么忍吧?

  紧皱的霉头很快舒展,方文斌深深吸了一口气,恍然大悟。

  入世的生活,当然要全身心地扮演现在的角色,高人兄连受委屈都能如此入戏,果然是厉害。强大的实力不是白来的,是靠着专注和投入!

  死鱼脸黄店长越说越激动,唾沫星如同****般喷洒,把方文斌的金丝眼镜都蒙上了一层白雾。

  他实在是太生气了。

  杨旭日前天晚上把热油弄撒,还烫伤了自己。

  这可是工伤!而且是上了新闻的。成为了大街小巷讨论的对象,妖兽入侵事件中唯一受伤的人,是一个被热油烫伤的便利店员?

  这像话吗?

  工伤可是要赔偿医药费的。总部还因为这件事扣了他的店长奖金。

  这让他十分恼火,正想找个由头处理了杨旭日,工伤补偿不用给了,还能出一口恶气。

  “杨旭日,你在咱们8-12便利店工作也有好几年了!混到现在还是一个普通店员,是什么原因你心里没点数吗?”

  “你不敬业啊!出去逃跑的时候,竟然忘了关火关电关门窗?还把自己给弄伤了?”

  “你还觉得自己很光荣吗?”

  杨旭日红着脸,想要争辩,却又什么话都说不出来。

  韩越听到这句话,火一下就上来了。他虽然一直念叨着稳健,但毕竟还是年轻人的性格。最看不惯这种颠倒黑白玩弄是非的小人。

  杨哥那么好的一个人,你欺负他。逃跑避难的时候,都折返回来看店,这么敬业的一个人,你还想找茬?还想开除他吗?

  蹭的一下,从柜台后面跳了出来,右手紧握成拳,都准备倒数321了。

  杨旭日猛地抬头,大喊道:“韩越!别冲动!”他也很想朝着这个死鱼脸上打一拳,可是他不能。

  打了之后,工作就没了。韩越虽然觉醒能力了,但现在也需要一份工作过度。不能因为给自己出气丢了工作。

  他看韩越没有停的意思,继续喊道:“听你杨哥一回!这次是我在工作时候聊天,是我的错!”

  韩越停了下来,松开拳头,他也觉得有点冲动了,他倒不是怕丢了工作什么的,只是现在还有个眼镜男在这里。一拳打下去,有泄露能力的风险。

  他准备找个没人的时间,把这个死鱼脸给打成咸鱼。

  死鱼脸店长看到韩越收起拳头,轻蔑地一笑,呵,这就是打工的人啊,都是怂包,一份工作,就是栓住他们的项圈和铁链。

  “韩越,你顶撞上司,和杨旭日一样,明天就不用来上班了!”

  一通发泄,死鱼脸心满意足,一箭三雕,把韩越这个刺头也给开除了。至此,上任店长招的人,已经全部解决。

  他看向店里唯一的客人,一个带着金丝眼镜的中年人。

  “这个顾客,非常抱歉!是我们店招待不周。让您见笑了,这两位店员已经受到了处罚,我们会为您提供更好的服务。我们……”

  他想露出一个职业化的微笑,扯起的嘴角却像是被按下了暂停键,定格在一个像是哭泣的表情。

  他看到了一个证件。

  盾型徽章,蜿蜒的黑色金属城墙,闪电与匕首交叉,53。

  这是灵能事务局的证件!

  接着,温和又冰冷的声音响起。“灵能事务局特勤,你的行为妨碍了任务执行。”

  死鱼脸被吓傻了,发出“嗬,嗬……”的声音,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灵能事务局那些人都是些峰子,专门处理妖兽、入侵、异化和失控的事件。都是些魔王啊。

  他努力组织语言,想要进行解释,自己只是开除两个不认真工作的店员,不是妨碍公务啊。

  金丝眼镜男的一句话却让他如同坠入冰窟。

  “灵能事务局眼见为实,从不相信解释。”

  
sitemap